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蚁力神-阿多尼斯我国体裁长诗《桂花》出书暗地:作者给译者的献词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24 次

【编者按】闻名阿拉伯诗人阿多尼斯的我国体裁长诗《桂花》将率先以中文版问世,由译林出书社于近期推出,译者薛国庆。本文作者系 译林出书社审读室主任、阿多尼斯系列著作责任修正,他在文中透露了《桂花》出书暗地的故事。

阿多尼斯

一、我国体裁长诗《桂花》的写作布景

2018年九、十月间,享誉今世国际诗坛的阿拉伯诗人阿多尼斯来华参与鲁迅文学院举办的国际作家写作方案活动。这是2009年他的第一部中文版诗集《我的孤单是一座花园》问世后他第七次访华。

这次访华期间,阿多尼斯前往广州、成都、南京、皖南等多地,到会了多项文明活动。在南京,他到会了诗集《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首发式,这部诗集由他自己指定薛庆国教授翻译,由译林出书社出书。金秋十月,正值我国南边桂花怒放的时节,阿多尼斯所到之处,都有桂花飘香,这给他留下了深化而夸姣的形象。在广州,他秉承了《诗篇与人》杂志颁布的诗篇奖,并和当地多位诗人一同,种下了一棵以“阿多尼斯”命名的桂花树。皖南的徽派民居,特别是黄山挺立俊美的天然景观,让阿多尼斯受到了极大的震慑,并引发了他对我国文明和阿拉伯文明的深化考虑。

阿多尼斯对我国一往情深。每次访华,都加深了他对我国这个国家的了解,对我国的前史和文明的酷爱,对我国人民的友谊。1980年,他初次访华。到2009年再次访华时,他发现,相隔30年,北京、上海这两大我国大都市,已由百废待兴的一片灰蒙蒙,变成了现代化的五颜六色。而从2009年起,仔细的读者就会发现,在我国,但凡能见到阿多尼蚁力神-阿多尼斯我国体裁长诗《桂花》出书暗地:作者给译者的献词斯的当地,总能见到他的中文版译者,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薛庆国教授。而薛庆国教授忠诚逼真的译文,已让阿多尼斯成为当下我国最受读者欢迎的外国诗人。《我的孤单是一座花园》问世十年来已累计印刷十几万册,里边的许多诗句常被我国诗篇爱好者挂在嘴边,在各种场合被不断引证。“我的孤单是一座花园”,这一书名,这一美丽、耐人咀嚼又赋有感染力的诗句,已成为南京前锋书店老钱作业室里的一款饮料名,也出现在了北京曼陀罗手艺陶瓷饰品网红店的玻璃门上。青年歌手程璧则为其间的一首诗《含义森林的导游》谱曲并自己演唱。《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2018年10月出书后一个月便重印,足见其受欢迎的程度。

2018年访华期间,阿多尼斯萌发了写一首我国体裁长诗的主意。一路上,他屡次表明,会为这次我国之行创造一首长诗,标题就叫“桂花”。我当即跟他约好,此长诗写好后,其间文版依然在译林出书社出书。

二、阿多尼斯“献给薛庆国”的献词,留仍是不留?

阿多尼斯在创造长诗《桂花》的过程中,接受了江苏扬子江作家周组委会的约请,决议来参与2019年度的扬子江作家周活动,还会在杭州举办画展。2019年3月,阿多尼斯告知薛庆国诗作现已完结,会很快发给他。薛庆国便和我商定,咱们各安闲翻译和出书环节抓紧时刻,争夺在11月作家周活动开端前出书《桂花》中文版,以便趁阿多尼斯来华之际举办首发式等活动。

接着,薛庆国曾屡次催阿多尼斯赶快把诗作电子版发来。5月8日,阿多尼斯总算把诗稿发给了薛庆国,并表明:由所以我国体裁长诗,此诗先以中文版问世。而薛庆国激动地向我表明:像阿多尼斯这样在国际文坛具有严重影响的作家以一首长诗书写今世我国,可谓中外文学沟通史上的前史性著作。他会争夺赶快翻译好。

在执行中文版版权时,版权署理特别向咱们指出,阿多尼斯着重,中文版《桂花》必须清晰写上“献给薛先生”(“dedicated to Mr Xue”)。译者自己或许不会大名鼎鼎这点——他或许太谦逊了,不会这么做——但阿多尼斯请咱们承认这点。

作者阿多尼斯的要求天然要照做,不过,“献给薛先生”作为一本书的献词,表达得不行清晰。所以,我请版权署理联络阿多尼斯供给献词的精确遣词。版权署理后来告知咱们:阿多尼斯主张献词为:“献给薛庆国”( " To Xue Qingguo "。 法语是" A Xue Qingguo "。)我觉得,这样的献词简洁明了,很好。本书的读者一看就知道:作者献给译者。

阿多尼斯的献词

8月8日晨,我总算收到薛庆国发来的《桂花》译稿,便当即开端修正作业。我发现,译稿里的确没有阿多尼斯着重要放在正文前的献词,便告知薛庆国,阿多尼斯经过版权署理,要咱们在《桂花》正文前写上:献给薛庆国。薛庆国答复我说:“献词我压服阿老了,心意秉承,但我国不太习气这个,就不用写了。”

本来,5月8日,阿多尼斯的女儿爱尔瓦德经过电子邮件把《桂花》阿拉伯文原稿发给薛庆国时,还和他通了微信电话,就延迟了两个月才把诗稿发来作了阐明:现已九十高龄的她父亲虽然身体矍铄,但近年来记忆力仍是不如早年了。他在巴黎、贝鲁特都有寓所,平常除了在国际各地游览,八成时刻都在这两地度过。长诗在巴黎创造完之后,他曾带到贝鲁特作润饰修正。接着,他自己也记不清手稿究竟放在哪里,在巴黎没有找到,认为忘在了贝鲁特家中,但去了贝鲁特却也没有找到,有一段时刻乃至堕入绝望。不久前,相关出书社的朋友告知他,他请人把手稿输入电脑的作业现已完结。他这才忽然想起,本来手稿刚完结,就交给一位了解他字体的蚁力神-阿多尼斯我国体裁长诗《桂花》出书暗地:作者给译者的献词打字员了!

爱尔瓦德讲完后,在她身旁的阿多尼斯接过电话,他要薛庆国留意诗稿主页的献词,说他这部著作是献给薛庆国的,以留念两人的友谊。所以,在出书时必须保存献词。薛庆国听了大为惊奇,顿觉诚惶诚恐,并当即向阿多尼斯表明:对他的厚爱深三千鸦杀为感动,可是,这么做好像不合适,由于在薛庆国的记忆里,没听说哪位外国大作家把著作题赠给一位译者;因而,这是一份对他而言过高的荣誉、过重的礼物,他秉承心意,但出书时不要放上献词了。而阿多尼斯则说:你不用谦善,最好仍是赞同。

6月初,艺术家歆菊女士从巴黎带回阿多尼斯参与杭州画展的画作,一同捎回长诗《桂花》的打印稿。此稿的扉页上也像电子版相同写着三行阿拉伯语文字:前两行是“献给薛庆国”,后边括弧里还写上薛庆国的阿拉伯语姓名(BASSAM);第三行是“向他的友谊问候”。

尔后,薛庆国曾两次和阿多尼斯长时刻通话,就翻译中碰到的一些了解和表达问题向他讨教。他答复完这些问题后都半开玩笑地问:“我的献词翻译了没有?”薛庆国都应付着答复:“这个不重要,届时再说。”

8月7日,爱尔瓦德在微信里对薛庆国说,她已告知阿多尼斯著作的版权署理,让他传达译林出书社,《桂花》中文版出书时应该写上“献给薛庆国”(" To Xue Qingguo "),并提示薛庆国审定一下出书社的译文是否精确。薛庆国再次向她表明感谢,也请她传达对阿多尼斯的谢意。至于怎么处理,他会跟出书社商议。爱尔瓦德表明,她父亲阿多尼斯期望薛庆国赞同,但最终会尊重他的定见。

《桂花》即将由译林出书社出书

三、力劝译者保存作者的献词

在修正译稿过程中,我随时就译文向薛庆国提出我的主意、疑问或修正定见。由于我不明白阿拉伯语,自修正《我的孤单是一座花园》开端,我历来不越雷池半步,即我历来不私行修正译文。经过与薛庆国的直接沟通,加上从阿拉伯语界同行的旁边面了解,我早已确定,薛庆国是我国阿拉伯语界的一流学者和翻译家。我充沛信赖薛庆国在翻译中对阿拉伯语原作的了解和对原作的中文表达,与此一同,我对译文的一切主意、疑问或修正定见,都会及时告知薛庆国,请他查对原文后决议怎么处理我那些主意。薛庆国一向很谦虚,接受了我对他的译文提出的大多数主意。对其间少量主意,他有不赞同见,也直言相告。我当然也充沛尊重他的定见。作为译者和修正,咱们一向共处得很愉快,并且很快就开展成为简直无话不谈的朋友。

在修正《桂花》期间与薛庆国沟通时,我还屡次跟他商议献词一事,争夺在中文版里保存献词。他说,白叟这点像阿拉伯人,重爱情,重友谊。但他依然一再表明,这事没必要,并且阿多尼斯自己也赞同了。

其间,版权署理清晰告知咱们,阿多尼斯和薛先生经过进一步攀谈后,赞同不保存前述的献词。所以,咱们不用考虑保存献词的要求了。

关于来自版权署理的最新消息,我感到有些惋惜,但我还不想就此抛弃。

我对薛庆国说,是他把阿多尼斯引进我国并成果了今世诗坛的一个奇观。阿多尼斯我国体裁的长诗献给他,是对他感谢之情和友谊的诚心表达。并且,一首我国体裁的长诗献给我国译者,这献词应该视为这首长诗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把自己的著作献给译者,到现在我还没听说过。一般的作者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大会有人留意,但像阿多尼斯这样的国际级大诗人这么做,就值得重视了,就很有含义了!这很或许是国际文坛的第一次呢!很或许,咱们是一同在书写前史啊!

其实,阿多尼斯是十分诚挚而坚定地要表达这种心境的,否则也不会在薛庆国清晰表明不保存献词后,还特意经过版权署理跟咱们阐明状况并要求咱们一定要写上献词。当然,假如薛庆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不保存献词,阿多尼斯也就不得不尊重他的志愿了。阿多尼斯虽然赞同不保存献词了,但他心里必定不会快乐的,由于究竟他的一个愿望未了啊!假如能如愿保存献词,他必定会很快乐的。

一个国际级大诗人把自己的新作献给其间文版译者,这也可谓中外文学沟通史上的一段美谈了。有必要尊重一位年届九旬的白叟的愿望,并经过保存献词记载这段美谈。

薛庆国说,听了我这些话,他感到诚惶诚恐,一同,他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不保存阿多尼斯的献词了。

听罢,我如释重负,似乎总算干成了一件大事。

阿多尼斯

四、《桂花》:一首熔叙说、深思与幻想于一炉的长诗

我国体裁长诗《桂花》记叙了诗人2018年九、十月间的我国之行,特别是皖南和黄山之行的形象、感触和考虑。整部长诗由50首相对独立的诗作构成,部分诗作包括若干短章,后边几首诗篇幅较长。他笔下的风景景象,更多的是幻想、意念和考虑的结晶。我国之行的所见所闻,都让他反观自我,审视阿拉伯国际的传统与实际。全诗言外之意到处流露出他对我国的天然景观和悠长的前史文明的酷爱以及他对我国人民的友情,其间也有不少篇什,自始自终地表达了他对阿拉伯传统与实际痼弊的反思,对西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打击,以及对国际和人类现状的绝望。整部著作形形色色,异乎寻常,叙说、深思与幻想熔于一炉,言语绮丽而奇峻,意象饱满而密布,可谓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的佳作。特别值得指出的是,阿多尼斯这位国际级大诗人,以整首长诗的篇幅和发自肺腑的热情,经过高度艺术化的方式书写我国,这在中外文学沟通史上是稀有的事例。阿多尼斯着重,《桂花》的阿拉伯文版没有出书,中文版是《桂花》在全球问世的第一个版别。

《桂花》中文版附上了阿多尼斯2009年来华后宣布的散文诗《云翳泼下我国的墨汁:北京与上海之行》。书前配有几张长诗中写到的阿多尼斯2018年访华时种桂花树、登黄山、游皖南蚁力神-阿多尼斯我国体裁长诗《桂花》出书暗地:作者给译者的献词古村落的相片。

作为《桂花》中文版的接生人,我期望,阿多尼斯满怀着对我国人民深情厚谊创造的这首长诗,可以得到很多我国诗篇爱好者的欢迎和喜欢。